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【我与君姊】(01)【作者:aaa5555xxx】
【我与君姊】(01)【作者:aaa5555xxx】
字数:3043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一、初遇君姊

  久违的低温夹杂着小雨,台北这个城市的冬天总是那么的阴郁,尤其孤身一人在上班途中,走在繁忙的街上,随着庞杂的人流前进,偷偷抱怨着下雨天拥挤的交通,走进公司里。

  我叫成威扬,26岁,台中人,颇宅,没谈过一场恋爱,更遑论性经验,当兵时这一点常常被我辅导长亏,我则开玩笑的回他,说等到30岁变成大法师的那一天,一定回来烧死你们这些马子狗。其实不是不想交,但仔细想想我的运气真的不是很好,当初令我心动的女生,不是等我意识到我对她有好感时,就已经被哥们告白,就是在我想表明心意前,就突然申请了国外交换,然后交到外国男友。而出社会后,现实的经济压力则使我没有心思去考虑生活外的事。

  自从高中毕业后,我就来到台北读大学,之后为了一个好看的文凭,也好说歹说混了一个政治学的法学硕士学位,但无奈在台湾现今的大环境下,这类文组系所最好的出路莫过於考公务员,平平淡淡的过日子,研究所的同学们也都在毕业前,就努力准备相关考试,为了铁饭碗而努力。但也许是年轻气盛吧,我自己却不甘心自己的将来就如此被限制,相信凭本身的能力,必定不会只有一条路可走,但毕业退伍后,现实环境却又令人低头。

  如今的我,现在在一间贸易公司中担任小小的「全职工读生」,一个做正职的事,却又只有工读生的计时薪水,负责公司一堆阿理阿紮的杂事,不到30K的薪水,光是付房租就是一笔庞大的开支,但是未来可能转正的盼头,以及故乡那更让人???的薪资,我也只能硬着头皮做下去,同时也默默的查起国考资讯,重新拿起书本。

  进入公司打卡后,脑中烦恼着昨晚看到的相关应试书籍价格,我慢慢的走到我的座位。刚刚坐下,隔壁的小我4岁的阿仁就推了推我。

  「欸扬哥,组长说你俩小时后去找他一下,好像跟你的职位调整有关,好像大陆那边有人要来,要你当他助理。」

  「靠北阿,那我现在还在跑的工作怎么办?」一大早听到这个消息瞬间让我清醒了不少。

  「组长让你跟我交接一下,我到时不会的在问你吧。」阿仁也是一脸无奈,上面的人风风雨雨说改就改也不是一两天了。

  经过一阵鸡飞狗跳的快速讲解后,我跟阿仁总算把工作大致上说明了一下,我看了看时间,也大概到了与组长碰面的时间,我跟阿仁说了一下,留他一人跟刚接手的工作奋战,走向隔壁的办公室。

  「组长,我是小成。」「喔,请进。」我轻轻敲了敲门,等到组长回应后,便推开门走进去,转身把门关上。当我回头时,便看见房中除了一个中年胖子外(我组长),只见另一个女子微笑看着我,对我微微点头示意。不知为何,看到她的笑脸,我就微微的紧张一下,但又不是害怕的那种感觉,是我没有过的经验,我不敢细看,赶紧把头转向组长。

  组长跟我介绍:「小成阿,这位是叶淑君小姐,是大陆总公司那边派来我们这边,协助两边沟通的,你CV上不是说你写跟对面有关的论文吗?我想你可以帮叶小姐一下,跟他学习,以后可以派到大陆那边出差一下。」

  我已经顾不得组长语气中隐含对我的肯定,要帮我转正的迹象(正职才会外派出差),因为这时坐着的女子已经站了起来,笑着对我伸出手,用带点广东话口音的国语说道:「你好,我是淑君,以后叫我君姊就好了,你们组长刚才一直在夸你呢。」

  我带着客套的微笑(脸紧张到僵硬),伸出手握住君姊的手,天可怜见,这是我大学迎新宿营以来第一次握到家人外异性的手。微微的冰凉、滑腻,我一个激动,不小心用力了一下,君姊感受到我的动作,但只是微微一笑,没有其他动作,我带着尴尬地微笑放开君姊的手,跟她问好。

  客套之后,组长请我坐在对面的沙发上,便跟君姊开始针对公事进一步的讨论,正好被晾在一旁的我,也第一次,仔细的观察君姊的相貌。君姊的年龄大约40岁左右,身高约168公分,比我还高1公分,但是身材相当匀称。脸上没有过多的化妆,带着眼镜,透出一股自信的气息,虽然人中有一颗小痣,但也没有破坏整体的美感,反而增添了一股家常的亲切气息,刚刚笑起来的时候,两颊的酒窝,也让容貌更加透亮。

  君姊今天身穿一袭黑色的套装,黑色外套底下,领口微微敞开的白衬衫,显现出君姊的锁骨,而一条银色项炼也在修长的脖颈间若隐若现。我假装点头听着两人的谈话边点头附和,眼睛却偷偷地往下瞟,君姊的胸部不大,大约A罩杯,虽然我硬碟中的JULIA一直是我心中的女神,但不知为何君姊已超过把JULIA踢下神坛,荣登榜首了。

  我眼睛继续往下看,君姊并没有穿丝袜,但黑色的套装裙,搭配黑色尖头高跟鞋,颜色的反差让露出来的小腿更显白皙,我不经回想起昨天往上的用来当打手枪配菜的腿交片,想想如果把我的老二放在上面摩擦射精会有多爽,但也马上在脑中赏自己一拳,妈的开会想东想西。感受到跨下的蠢蠢欲动,我不敢往下想,集中精力听起组长说的公司业务。

  经过了一段时间后,组长跟君姊终於站起身,我也赶忙站起,组长开门请我跟君姊离开:「小成,接下来你就跟着君姊做吧。」

  「是,谢谢组长。」我赶忙点头跟君姊离开组长办公室。

  当组长把门关上后,走廊上就剩我跟君姊,我努力地撑起对长官用模式:「那这阵子就麻烦君姊了。」

  君姊用用奇怪的笑容看着我,我一回神,发现自己之前的压抑还没有散去,跨下仍鼓鼓一包,偏偏今天又是穿比较紧的牛仔裤,更是明显,靠,不知道刚刚组长有没有看到。我赶忙的用文件遮住,带着尴尬的笑容想找藉口敷衍过去,但一时只能哈哈乾笑。

  反而是君姊还不在意的笑笑带过,之后主动掏出手机,跟我互加好友,之后便说自己要先回租屋处整理行李,才会进公司,要我先把之前的工作处理完。
  我连忙点头称是,交代完后君姊便笑着跟我道别,转身离去,但转身之际,不知是有意无意,总觉得君姊的手,不经意地拂过了我两腿间,让我愣了一下,而当我回神时,只见君姊已经站在电梯内,带着笑容跟我挥手道别,我也赶忙挥手,当电梯门要关起时,君姊右眼对我眨了下。

  当我带着微妙的心情回到位置上时,阿仁又转过头来边抱怨工作,边问我刚刚会面的情形。

  「淦,扬哥没想到你之前弄的东西那么麻烦,辛苦你了。对了,组长跟你说什么?真的要去当助理吗?」

  「对阿,一个大陆来的大姊,上面总公司下来的,负责跟对面接洽,我帮她处理杂事。」我一边心不在焉的回答阿仁的问题,脑中不对回想着君姊的笑容,以及握手时的滑腻触感,彷彿还闻到她的体香,还有电梯中最后的眨眼(媚眼?)。
  「喔喔,讚喔,怎么样,是正妹吗?」阿仁兴奋的问道。年轻气盛的他跟我一样也是宅男,处男年龄也等同实际年龄,平常跟我也是会相互滋润对方D槽的好夥伴,私下出去逛展、吃饭之余,也会意淫一下新闻出现的正妹跟现实周边的女性。

  「恩恩,还不错啦,大概40初头,熟女类型的。」我回忆起刚刚会面的场景,边坐下开启电脑,准备处理今天的工作。

  「好ㄟ,熟女虽然不是我的最爱,但是能让熟女破处也不错阿,不是都说三十如狼,四十如虎,如果她是没有家庭或是单身上任,淦一定寂寞难耐的啦。」
  阿仁一边打着电脑,一边用LINE跟我臭嘴,好歹也算知道工作时间讲这个不适合。

  看到阿仁传的讯息,我不禁放慢了手中的动作,开始思考起来,君姊好像真的是一个人来台北工作,那我是不是有机会???想到这,我不禁打住,心里苦笑着摇摇头,靠,现在这样算不算思春阿。我压下心中的胡思乱想,打开EMAIL开始了一天的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 【待续】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